百姓购彩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你的位置:百姓购彩 > 新闻资讯 > 名伶白玉霜: 被尊为评剧皇后, 却遭汉奸惦念、后被日本兵摧残致死
    名伶白玉霜: 被尊为评剧皇后, 却遭汉奸惦念、后被日本兵摧残致死
    发布日期:2022-08-05 11:10    点击次数:81

    提到评剧这种民间艺术,民国时期的白玉霜便是不得忽略的一位名伶!

    在新旧交替的20世纪的30年代左右,她是京津卫等文化发达地区家喻户晓的"评剧皇后"。

    但即便红得发紫,白玉霜一生却是典型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戏子"的命运写照。

    从1907年的呱呱坠地,到1942年的凄凉离世!她始终在身不由己的命运中,被强权刁难,被日本兵摧残,甚至连自己的母亲李卞氏也只将她当成换取荣华富贵的工具!

    锣鼓喧天的的舞台固然热闹,可当热闹散去,独自在台下踟蹰的她,却冷得很,也苦得很!

    【她的从艺:三分天注定,七分不由己】

    白玉霜是注定要走评剧这条路的!

    出生于1907年的她,是自幼听着戏班子婉转灵动的戏曲声长大的!

    因为父亲李景春是评剧戏班中唱老生的,经常跟随戏班子游走各方演戏唱戏;在那个年代,开了腔唱了曲的人,便要把戏班子当成家;所以,戏班子到哪,李景春就带着妻女到哪!

    在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环境中,自幼没有同龄玩伴的白玉霜,也学着哼唱些舞台戏曲给自己解闷,长期的耳濡目染,让年仅十岁的她已经可以完整唱出连珠快书《碰碑》和京韵大鼓《层层见喜》。

    这份无师自通的才艺,便是老天赏给白玉霜的一碗饭!

    有次,十岁的白玉霜站在戏台子后边,正模仿着戏台上的角儿们唱戏,被恰巧路过的班主孙凤鸣听到后暗自惊叹。

    为了考验白玉霜的天赋,他选了出《马寡妇开店》让白玉霜唱来听听!

    谁曾想,年仅10岁的她字正腔圆不说,一颦一动间,也唱出了寡妇的悲苦和煎熬。

    这让在戏曲界摸爬滚打一辈子的孙凤鸣着实感到后怕:

    后怕差点错过眼前的可塑之才,也后怕极具天赋的白玉霜差点湮没在杂乱纷扰的戏班子中。

    随后,孙凤鸣赶紧找到李景春商量,希望自己能够亲手培养这个孩子。

    为唱曲漂泊大半辈子的李景春听到班主的提议后,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对他来讲: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女儿白玉霜沾染戏曲,但是除了戏曲这条路,他也着实为女儿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了!

    就在李景春犹豫不决的时候,妻子李卞氏赶紧跑了来,顾不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连笑着替丈夫回应班主:同意!同意!这大好事,怎么不同意……

    就这样,身为当事人的白玉霜就在这似懂非懂的年纪被推到了戏曲的舞台上,正式为评剧而活!

    在这重大的人生转向中,没有人问过白玉霜愿不愿意,也没有人去关心白玉霜愿不愿意。

    慧眼识人的老班主,是不忍心这株好苗子被埋没;犹豫不决的父亲是觉得女儿身的戏子多是惹人非议;而谄媚应答的母亲更不用说了,若是女儿白玉霜真的成为班主徒弟,那自己也不用在戏班遭受不被待见的苦恼了。

    种种迥异心思,到最后都化为一股力量,推着年少无知的白玉霜往前走去,步过荆棘,身逢坎坷,最终在宛转悠扬的曲调中,活如寂寞霓裳,爱得如烟薄凉!

    年幼的白玉霜拜跪班主孙凤鸣前,俯身叩下拜师的响头,对着供台上的三缕香烟虔诚拜了拜,便以"桂珍"的艺名正式学唱评剧,登台演出!

    4年后,父亲李景春因病去世,全家的经济来源便落在了这个14岁的女孩身上。

    为了谋求生计,素来会经营算计的母亲便找了熟人来,组建了自己的戏班子;并让14岁的女儿担任台柱子。

    乐声美妙忘自我,花旦名角谁人怜?

    看似风光无限的白玉霜,却有着苦不堪言的经历:

    一年到头,除了初一和十五不吊嗓子外,其余时间都要早起去山脚处开嗓;戏班有了收入,才能博得母亲的笑脸,要是戏班出现亏损状态,那白玉霜就要在母亲的骂骂咧咧中度过。

    但环境越是艰难,白玉霜的韧劲越是十足;年纪轻轻的她卯足了劲来唱戏,甚至还专门请教当时的戏曲导演来指导!

    她要出人头地,用声音来解放自己被束缚的灵魂!

    可等白玉霜戏唱红了、人出名了后,那些无法预料的麻烦也接踵而至。

    【她是被囚舞台的鸟,注定无缘爱情】

    母亲曾劝解过白玉霜:

    你既是入了这行,可就是没法结婚的;一个唱戏的嫁为他人妇,就没有人来捧场了!

    这份建议是真心的,可将女儿当成摇钱树也是真心的。

    这也决定了:若这份劝解和利益相冲突,便自然失了效应!

    就如白玉霜17岁的时候,母亲听闻当地著名法官对女儿颇感兴趣,为求得后半生安稳和荣华,她索性将女儿许给对方做妾。

    但让李卞氏没有想到的是:这段婚姻未持续多久,女儿白玉霜便被正妻赶出了家门。

    荣华富贵的美梦破碎,李卞氏不得不再次将女儿推到虚幻浮华的戏台上!

    可唱戏之人虽以戏文谋生,实则演绎的是自己的人生!若是心不定,再精彩的戏曲也无法传达出细致入微的感情!

    对初尝情爱欢愉的白玉霜来讲,便是无法将全部心思放在评剧上了!她太渴望用恋爱来获得幸福,也太渴望用婚姻来获得自由,来摆脱母亲的操控和压榨!

    或是上天有意垂怜这位可怜女子,遂将乐师李永起带到了她身边,来成全她最为平凡也最为奢侈的心愿。

    对于见惯各色人物的白玉霜来讲,李永起真的毫无出色之处。

    他出生贫困的家庭,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为了谋生来到戏班里做事。因为一对饶钹打得有声有色,很受人欢迎。

    除此之外,李永起的性格也深受白玉霜喜欢;他为人老实厚道,对于母亲极其孝顺。有一次母亲生病,他背负着母亲步行了几十里路出外投医。

    自幼学艺卖唱的白玉霜,自是见惯了那些口蜜腹剑和朝秦暮楚之人;可李永起虽敦厚老实,却让她看到了最奢侈的人间真情。

    从小逆来顺受的白玉霜也开始了第一次反抗;她向母亲提出:要与李永起在一起。

    这番提议让视钱如命的李卞氏既震惊又愤怒,即便白玉霜答应会好好唱戏,以后挣钱给她买地买房,但两人的恋情还是遭到百般阻扰!

    对亲情彻底绝望的白玉霜,最后在万般无奈下选择了与心上人李永起一起私奔;两人在乡下过起了无拘无束的世外桃源生活。

    至此,这位在戏台上流光溢彩的女子,才真的体会到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安稳。

    但与此同时,白玉霜的私奔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度成为当时的头版新闻,所有的人都在关注这个为爱痴狂的女子,究竟去了哪里?

    城中人心心念念的盼望着她回去,而乡下人却流言蜚语四起。

    红遍南北的名伶自然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气质和派头,这让周围的村民经常坐在院墙外指指点点,当粗鄙的语言传到白玉霜耳中,便无意中生了根,长出的荆棘将盛满爱的心窝扎的生疼!

    她爱艺术,爱舞台上的流光溢彩;也爱这朴素的生活,贪恋这奢侈的温暖和幸福。

    但身处最朴素的生活环境中,却还是遭遇了流言困扰;倍感困顿的她也开始觉得:既然即便人生到处充满了不如意,倒不如再次回到舞台上唱戏,虽然她早已厌倦了那逢场作戏的人生。

    而此时的李卞氏也放出风声,若白玉霜迟迟不归,便将小白玉霜卖掉妓院(白玉霜收养的义女),换得钱财颐养天年。

    万般无奈下,白玉霜最终选择妥协!

    1937年的夏天,她重新穿上戏装,再次重返舞台!

    本是欢跃喜庆的一场戏文,却被她唱出了另番风味:哀怨缠绵的曲调,拨的听戏人的心弦微微钝痛!

    这是白玉霜与她人生最为奢侈温暖的情感做最后的诀别。

    曲终人散台空空,只留一人品惆怅。

    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有离开过舞台,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

    【被地方势力刁难,被日本兵摧残】

    旧社会的艺人都有自己一部心酸的血泪史。

    对于从艺的白玉霜来说,这条路更是荆棘遍布;即便把她和同时期的艺人相比,也没有听说过,比白玉霜受到的摧残和凌辱更多的。

    世道是污浊邪恶的,谁也不会因为对方是个红角,就会放松对白玉霜的侮辱和欺凌;相反地,他们还会因为白玉霜的钱、白玉霜的美貌,而想尽办法刁难,想尽办法占便宜。

    最初白玉霜的戏班子是在北平谋生,多年扎实的唱功也让这个戏班子从一无所有,渐渐散开了名声,但这份名声,给她带来的却是灾难和不祥。

    1934年,垂涎白玉霜已久的北平市长请她吃饭,深知对方不怀好意的白玉霜选择了婉言谢绝,却不曾想,即便这番言语再谨慎婉转,也被袁良记恨在心。

    没多久,深感没面子的袁良,借口白玉霜的戏文内容低俗,有伤风化,遂派手下人将白玉霜和戏班子驱逐出境!

    在翻云覆雨的高权下,苦心经营数年的戏班子顿然散架!只留下几个无家可归的人,跟着白玉霜继续漂泊。

    而后,白玉霜领着戏班子一路南下,来到上海安了脚。

    谁也没想到,陌生的上海竟然成就了白玉霜更加辉煌的人生,而后也断送了名伶白玉霜的传奇人生。

    1934年,可谓是白玉霜艺术事业的鼎盛时期。

    她在上海与钰灵芝、爱莲君合演《花为媒》受到上海民众的热烈好评,而后一鼓作气又合演了《空谷兰》、《桃花庵》、《马震华哀史》、《珍珠衫》等优秀作品,受到上海文化界重视,"白玉霜"这三个字在大上海声誉日隆。

    就连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洪深、田汉等人对这个年轻女子也是刮目相看,赞誉白玉霜为评剧皇后,也有报纸称她为评剧坤角泰斗。

    1936年,上海明星公司更是推出了白玉霜主演的电影《海棠红》,顿时轰动大江南北。

    从此,流传民间百年的评剧,彻底从乡野娱乐转变成了真正的艺术珍品;被认为内容低俗的评剧也有了新的派别,那就是以白玉霜为首的白派!

    一个时代的转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一种艺术的转变更需要几代人努力。

    但小学未毕业的白玉霜,却独自用最柔软的女子身躯,在污浊邪恶的世事中,以摸爬滚打的狼狈姿态,将这份独特的艺术珍宝坦诚地推到了世人面前。

    说是摸爬滚打的狼狈,一点也不夸张!

    彼时的白玉霜不仅要与同行无奈周旋,更要与各式权贵无奈周旋!

    当时的上海由杜月笙一手遮天,更有黄金荣等江湖大佬掌控各路营生命脉!

    若想让自己的戏班子稳稳当当的营业,自然少不了将大量银子送到各位掌权者手中。

    有次,因为白玉霜与汉奸报《新民报》的关系没有疏通好,主编吴菊痴就在报上造谣生事;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白玉霜只好请心术不正的吴菊痴吃饭,两人也谈好了每月"孝敬"报社的银元,却不成想这顿本是给自己避开麻烦的饭局,却带来了更大的麻烦。

    酒足饭饱过后,两人在饭馆礼貌告别!可正当白玉霜往前走了几步,却听到身后一声巨响!

    汉奸吴菊痴被抗日锄奸者一枪打死在了饭馆门口!

    响亮的枪声彻底击碎了街巷的热闹,也击碎了白玉霜平静的人生!

    因为白玉霜是吴菊痴生前的最后接触者,日本兵断定白玉霜是革命党人,遂将白玉霜逮捕,监禁在沙滩红楼的日本宪兵队里。

    美貌如花的白玉霜,落在丧心病狂的日本人手中,可还能安稳?

    整整两个星期,被关押的白玉霜在日本兵那里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几度险些丧命;而后得贵人相救,死里逃生,却从此落下了子宫癌的病根!

    曾经鲜亮轻灵的红角儿,在疾病的折磨下,只剩下一副苟延残喘的躯壳!

    1942年,她在天津北洋戏院里演《闺门劝婿》那出戏,还没演到一半,却因癌细胞破裂出血,鲜血流了一腿,艺人们看她实在可怜,劝她底下的戏就别唱了。

    靠在椅子上的白玉霜喘吁了一阵子之后,惨淡地对大家笑了笑,而后仿佛用尽全身力气般坚定地说道:"我死,也要死在戏台上!"

    一语成谶,这出《闺门劝婿》成为她艺术上生涯的最后一场戏。

    1942年的秋天,年仅35岁的白玉霜在疾病折磨下走完了短暂一生!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她勤恳一生,也流浪一生!到死,竟连个全名也没留下。

    世人皆称她为李桂珍,可这不过是她初次登台时,老师傅顺口为她取的艺名!

    玉路无归,白霜满颜,纵然是红透南北的名角儿,到最后也是个命不由己的可怜人呐!

    若有来世,白玉霜可还甘愿为戏子?

    怕是不会了吧!她这一生实在太苦!

    与亲情相邻,却得不到亲情的关怀,向往爱情,却最终与有情人相隔天涯;在动荡不安的时局中,心惊胆战的活着,却不曾想,又被丧尽天良的日本兵摧残糟蹋……

    若生有轮回,多么希望这个命途坎坷的女子,寻得自己的亲情,也寻得自己的爱情,在平淡的相夫教子中,安稳顺遂的过好一生!



    Powered by 百姓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