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购彩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你的位置:百姓购彩 > 新闻资讯 > 晚清四大爆笑现场,笑过就知道大清要凉
    晚清四大爆笑现场,笑过就知道大清要凉
    发布日期:2022-05-20 12:25    点击次数:156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作者张嵚

    《朝文社》(原《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649,阅读时间:7分钟

       一:浪到外国去

    1903年3月至7月,刚刚崛起的日本,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劝业博览会”,会上展出了世界各国全新的产品,堪称20世纪初全球高科技的大集合。这本是作为“邻居”的清王朝,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大清朝也高度重视,派出了由贝勒载振领军,云集多名“皇室青年才俊”的24人考察团。日本华侨们也欢欣鼓舞,还在自家门前悬挂大清黄龙旗。但谁都没想到,这帮踏上日本国土的“大清考察团”,却叫日本人看了一出喜剧大片。

    比如这帮人参观时,按照规定要在来宾录上签名。结果载振贝勒刷刷写完,“载振”二字居然写成了“戴震”。另外户部侍郎那桐签到时,还把自己的官职写漏了字。这么一堆“墨宝”,至今在日本已成文物,叫多少日本人啧啧称奇:堂堂大清皇室贵胄,国家高官。写对个字儿都这么难?

    如果说“写错字”还是能力问题,那接下来更有作风问题:如此重要的活动,举手投足都代表国家形象,可载振们却是心特别大。他们这一趟,陆续游历了大阪、名古屋、奈良、神户、东京等地。每到一地,都先撒腿“考察”妓院,和“名妓”们玩得花天酒地。喝醒了又玩命扫货,在名古屋各地大量采购日本“大尺度”美术品,却唯独不买最重要的书籍。更关键的是,如上“出彩”表现,全被日本报纸来了番追踪报道,“直播”给全日本。

    不过,别看丢脸,但必须得给载振“正名”一下,他在大清朝的“出国大臣”里,已经算比较规矩的。不信就看两年后出国考察的大清名臣尚其享,人家出了国也是直奔妓院,由于和妓女玩儿得太投入,连国书都落在了妓院,闹出更大笑话。但关键是,这么一帮“浪出国门”的“大清才俊”,能“考察”出个鬼。

     

       二:大清翻车现场

    作为大清贵胄的载振、那桐等人,出了国居然连自己名字和官职都写不对?这事儿如果叫大清的各级官员知道,反应会十分淡定。因为,就这“写错字”问题,在晚清官场上,已经有了多次翻车现场了。

    比如光绪皇帝八岁生日那年,就为这落了个童年阴影:按照大清规矩,各级官员都要上贺寿折,贵州按察使吴德溥也上了个,没想到却把慈禧光绪“娘儿俩”气得直哆嗦,只见贺寿折上赫然写着“恭祝慈安端裕康庆昭和庄敬皇太后万寿”。明明是光绪小皇帝过生日,却被活活写成了皇太后。

    如果您觉得这翻车太低级,那就瞧瞧更低级的:1894年时,仓场侍郎祥麟、许应魁上了一份奏折,里面直接把“皇上”写成了“皇下”,这是活活打光绪的脸啊。两位侍郎大人,自然也是惨遭严办。

    不但是给皇帝写奏折会翻车,甚至有时候,各地的公文往来也翻车。甘肃道员魏光焘为抓捕逃亡士兵,发公文让甘肃各府抓人。谁知公文上一个不小心,居然把朝廷直辖的奉天府也列了进去。这不但是大笑话,更是严重大逆不道了。吓得魏光焘给奉天府尹送了一万多两银子,又送去几十件贵重裘皮,才算把这事儿给平了。

    既然翻车后果如此严重,为何大清官员上上下下,总是难免写字翻车呢?因为这些公文,基本都是官员手下的胥吏写的。大清机构臃肿,公文往来繁杂,所以越是高级官员,越是养一大群“临时工”胥吏。日常事情他们办,出了事儿他们顶缸,写公文这种事儿,“大人”们都当了甩手掌柜,有的高官不学无术,看也看不出错误,胡乱就点了头。所以“翻车现场”屡屡发生,出了国需要自己动手写字了,自然就闹出大笑话。

    但写个字都能翻车,你还指望大清的官员们,能办出什么正经事?越来越不正经的大清,自然越活越抽。

     

       三:神算子袁世凯

    曹汝霖起初与袁世凯并无深交,怎么后来就成了袁世凯的铁杆?以曹汝霖《一生之回忆》记载,一次慈禧要召曹汝霖入宫,袁世凯得知后,突然找曹汝霖面谈,讲的却都是些“小事”。比如你这次入宫前,先抓紧去琉璃厂买一副护膝。因为入宫后会跪很长时间,一旦跪麻了不能及时起身,惹了老太后生气,你这麻烦可大了。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更要紧的是提防宫里那些死太监。这帮人会故意在掀门帘的时候打你,一旦被他们打着,官帽掉地上,在太后面前失了礼仪。你这仕途也算是到头了……

    结果曹汝霖入宫后发现,桩桩件件,竟都和袁世凯说的分毫不差。也幸亏袁世凯提醒,他才有惊无险走了一遭。自此之后,曹汝霖紧抱住袁世凯大腿。毕竟,大清宫里几个太监,一套礼仪,都能闹得水这么深。想要仕途平安,可不得紧跟着神算子袁世凯?

    值得一提的是,曹汝霖的《一生之回忆》里,还记录了末世晚清的好些趣事:比如武昌起义爆发前,大清海军大臣载洵出国买军舰,谁知价格还没谈,就先和英国人谈回扣, 军舰没买成却现了眼。武昌起义爆发后,清朝大军南下平叛,但这“大军”行军的时候就乱哄哄,好不容易走到了汉口,却发现军队连弹药都没带够,带的炮弹也不配套,根本没法打。而在北京城,大大小小的权贵们争着跑路,“京津火车拥挤到无立足之地”……

    这“水很深”的大清官场,干啥,都是眼皮子浅啊。

     

       四:大清式众筹

    大清朝从头到尾一直很火的生意,就是买官。可买官虽火,花钱也多。浙江山阴县老百姓蒋渊如却一拍脑袋:没钱买?咱众筹啊。

    于是,蒋渊如拉来了四个好伙伴,大家一起凑了笔钱,总算买到个知县。蒋渊如自然是就任知县老爷,其他四人分别为刑幕、钱幕、钱漕、门稿。大家分工明确,齐心协力三年。就这样狠捞了三年,虽然因贪赃枉法丢官。但刨去各类打点费用,五人居然狠赚了六十多万两白银,相当于日本舰队一艘吉野号的售价。小小县令,竟是如此“肥”。 

    这是众筹买官,更胆大的,还有“众筹盖租界”的。这么个帝国主义侵华的见证,大清老百姓也能“众筹”?天津源丰润管事詹丙生信心十足,咱盖不了真的,还盖不了假的?

    于是这詹丙生说干就干,拉几个亲戚凑了笔钱,在天津租界边儿盖了几百间房子,还挂了个巡捕房招牌。房子全照着西方建筑的模样造,每一间都神还原。这下乐子来了,洋人见了,以为这是大清的新府衙,没顾上搭理。大清的官员瞧见,以为是洋人越界了,哪里敢搭理。于是詹丙生一伙人,大摇大摆穿上制服抓人办案,吃了原告吃被告,几乎日进斗金。

    甚至就连天津的地方官都上当,以为这帮人是洋人的帮凶,也跑来送礼拉关系。詹丙生呢?也是照收不误。

    但假的终归是假的,没几个月,这“众筹租界”就露了馅,可是怕丢脸的清政府,根本就没敢法办詹丙生,甚至还允许他变卖部分房产套现。于是这一伙骗子,就这么刮了一笔钱后扬长而去,堪称比蒋渊如还成功的“众筹”。

    如此“众筹”,让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没品、没胆、没底线、没救的大清王朝。

    参考资料:《非常道》《晚清非典型官场研究》《晚清腐败史》《一生之回忆》《癸卯东游日记》



    Powered by 百姓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