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购彩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你的位置:百姓购彩 > 服务项目 > 好演员陷入“困局”, 怎么破?
    好演员陷入“困局”, 怎么破?
    发布日期:2022-08-31 11:24    点击次数:147

    凑齐袁泉、俞飞鸿两位中女演员扛把子的电视剧《玫瑰之战》,播出反响实在难配得上如此豪华的演员阵容,豆瓣甚至未过及格线。网友的好评给了演员,差评给了剧。

    被作品拖累口碑,这并不是袁泉的第一次。就在今年上半年播出的《相逢时节》,即便有被誉为国剧门脸的正午阳光操刀,仍难挽回滑铁卢的豆瓣评分。袁泉出演这部狗血横飞的剧,再次被网友感叹浪费了好演技。

    其实,近年来好演员掉入无效表演漩涡的怪象屡见不鲜。明明演技在线,但总收效甚微。这背后与行业大环境有关。当陷入各种困境时,好演员有何自救途径呢?

    四类困境“反噬”好演员

    从演技需要时间沉淀这个角度来讲,好演员大多分布在中生代和老戏骨,这两类演员由于年纪和市场需求端原因,戏路相对受限。

    Ta们容易陷入几类困境。一是主角脸谱化、被定型。就拿近年火起来的她剧集来说,创作者怀着想呈现女性多样面貌的初衷,以中年女性视角来讲故事,但聚焦的话题总被框定在生活或职场两大类。而有资格在这类剧挑大梁的,多为一线中女演员。

    于是,频繁地看到她们要么是穿着高定穿梭在职场的女强人,如《星辰大海》的刘涛、《玫瑰之战》的袁泉、《女士的法则》的刘敏涛;要么是在柴米油盐一地鸡毛的生活场里跟家人周旋,如《心居》里的海清、《少年派》里的闫妮、《我们的婚姻》的白百何。

    为了加强女主光环,主创会让她们的工作与生活产生交集,碰撞出戏剧效果。因此,实力派女演员一旦涉猎伪现实主义的影视作品,就容易被定型,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们承担着话题制造机的作用,所以人物会失真。

    刚开始被贴标签,观众或许看着还会新鲜,但同个套路玩久了,大众审美疲劳会反噬好演员的口碑。比如女霸总刘涛,和国民媳妇海清,雷同的角色面具戴久了,不仅难摘下来,还会让观众产生固化印象。

    中女演员被悬浮题材消耗的例子,最近比比皆是。说到底,角色类型单一同质的根源,在于创作者对女性工作与事业如何平衡这一母题的迷恋与闭门造车的创作模式。

    原本以为中生代女演员终于能随着她剧集的崛起而迎来春天,谁知等着她们的,是另一个陷阱。由此折射出行业跟风的不良风气,过去总说偶像剧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产品,现在这股歪风已经挂到了中年人的地盘,中偶剧就是畸形产物之一。

    一些演技在线的年轻演员,虽然看似机会多,但同样面临被题材消耗的困局。《致命愿望》里的文淇、《回廊亭》里的张新成,两人原本都想借助悬疑剧风口进阶,可严重拉胯的剧作质量,使Ta们的愿望落空,甚至好不容易积攒的口碑略有松动。

    好演员容易陷入的第二种困境,是特定题材里的符号化,往往发生在配角上。比如出现在女性剧里的男性角色,不是带有某种“反面”色彩,以突出女性的反抗意识;就是被刻画成“男神”,以满足女性对理想情人的美好幻想。

    《三十而已》里婚内出轨的渣男李泽锋,被人恨得牙痒痒,观众怒火蔓延到剧外,从角色上升到演员开骂。这说明他塑造许幻山成功,可也说明这类符号化的男性角色不讨喜,对演员难有正面加持。

    女性群像剧《欢乐颂》里的王凯,书香门第出身的高材生、大医院主治医师。家庭背景好、职业好、性格好,简直就是好男人的代言人。被简化的人设,给演员的发挥空间有限,王凯的参演,可谓“大材小用”。重点是,剧作对他的加成并不大,人情牌大于有效出演。

    再比如悬疑剧里的反派,也是被符号化的对象。《无证之罪》里饰演杀人犯李丰田的宁理,因为塑造角色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后续多部作品里都被打上反派烙印。

    而碍于面子,不懂拒绝,任何角色都答应接,难以避免出现适配度问题,这是好演员的第三种困境。比如黄晓明曾坦言,明知道一些戏不好却还是接了,结果挨骂的是自己。娱乐圈就是个人脉资源的圈,做“烂好人”的出发点是好的,最后却帮了别人、反噬自己口碑,未免得不偿失。

    最后一种困境,主要发生在老戏骨身上。近年来流行老戏骨为流量花生作配来为作品质量保驾护航的选角模板。他们作为黄金绿叶,对剧作的赋能大于剧作对他们的赋能。

    曾主演爆款剧《人民的名义》备受好评的张志坚,在《王牌部队》《爱上特种兵》里都有露脸,张丰毅则在《且试天下》饰演雍王,以及在《凭栏一片风云起》出演大学教授的王劲松。

    适合他们做主角的戏实在太少,于是只能在流量扎堆的剧里刷脸,如果剧播反响不错,还能吃到些红利,但实际情况通常与此相反。老戏骨帮剧作“镀金”的效果,终究难以弥补剧作硬伤。次数一多,老戏骨的招牌也不再灵验。

    四条自救路径或可破局

    观众对好演员的每次表演都报以高期待,期待他们的演技能贡献出经典角色引发共情。因此,每当好演员有新作品面世,甚至在官宣出演那刻,就能吸引外界关注。

    可是,影视作品的播出成绩并非演员一人能左右,这是集体创作的产物,即便每个环节不掉链子,还要看是否能踩中天时地利的红利。

    不过,这不意味着好演员被上述几类困境折损羽毛就无计可施,对他们而言,对症下药就能找到一些自救路径。

    首先,打碎重塑、戏路突破。当好演员被贴上某个根深蒂固的标签,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新角色去刷新大众的既有认知,这需要一定勇气,毕竟要走出舒适区。但对实力派演员,他们或许也一直在等待转变的契机。

    因悬疑剧翻红的秦昊,接连出演了一些家庭题材剧集,如《亲爱的小孩》,他饰演自私却又扛起生活重担的父亲肖路,用精湛演技刻画出了中年男人在现世压力下狼狈不堪的模样。

    电影《隐入尘烟》里变身残疾村妇的海清,跳出了国民媳妇的桎梏。《人生大事》里剪了寸头、带着大金链子的底层小人物莫三妹,让朱一龙散发出有别于偶像剧里的烟火气。以反派深入人心的刘奕君,在《张卫国的夏天》里演了带有喜感、郁郁不得志的林宏年,完成荧屏形象的重建。

    其次,哪怕演的是扁平人物,也要争取螺狮壳里做道场,尽量把符号化人物塑造得立体、有人味。其实这也是对演技的考验和挑战,比如霸总专业户王耀庆,深耕这一赛道,却演出了花,体现出扎实的表演功力和对表演认真的态度。

    此外,好演员切忌跟风市场、盲目追寻红利题材,重点要看角色的可发挥空间、与自己的适配度。在《八角亭谜雾》被严重浪费演技的段奕宏、郝蕾,出演初衷或许是看中了迷雾剧场的潜力,最后却被四不像的悬疑家庭剧连累。同理的,还有主演《淘金》的廖凡。

    年轻的好演员除了同样需要谨慎选择作品题材和角色,还要考虑能否驾驭。比如《天才基本法》里的张子枫、张新成被吐槽,就因为表演方式出了问题。尤其前者过于松弛的演法、含糊不清的台词,让人诟病与综艺《向往的生活》里极度放松的张子枫别无二致。基于对角色的理解所表现出来的驾驭能力,直接让她原本被称赞的演技被打上了问号。

    最后,好演员要懂得顺势而为,尤其对表演空间相对逼仄的老戏骨而言。随着主旋律剧和正剧、新主流剧成为创作主流趋势,老戏骨有了机会挑大梁,如《突围》《人民的名义》《老酒馆》《扫黑风暴》老戏骨云集。

    能否打破黄金绿叶的桎梏,关键在于要借势发力,这样才能让自己炉火纯青的演技通过更大的表演舞台去展示,让表演生命继续发光发热,延续表演艺术家的高光。

    好演员陷入困境,内外因皆有。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影视行业发展的某些症结。另一方面,折射出演员各异的生存态度。

    当好演技成为稀缺品,偶尔被资本拿来当做逐利的工具就不稀奇。虽说观众对好演员有一定包容度,但若过度消耗,口碑也会逐渐瓦解。次数有限的爱惜羽毛与高频同质化的刷脸,显然前者才是配得上好演员名号的有效表演。



    Powered by 百姓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